蓼风

今天一对年纪较大的夫妻来喝茶,他们一边等我收拾桌子一边跟我聊天,都是关于放假打寒假工吗之类的。后来我经过他们桌子的时候给了两封红包,当时有点惊讶,因为一般客人都不怎么给红包,给的也只是一封。刚刚下班打开看见一封十块,两封二十。而他们埋单才吃了七十块不到。我觉得,他们并不像给一个服务员开工红包,而是像给一个喜欢的孩子红包。

在酒楼里什么样的人都能看见,有坏,也有好,有想不到的无赖,也有想不到的温暖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