蓼风

步入二十岁,是我一直很害怕的,我不再是十几岁。一步一步都没有脱离正轨,却也毫无办法的虚度了二十年的光阴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