蓼风

看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,整个人泛着初中时看《追风筝的人》的那种恶心感,我并不能看第二遍。

《酥油》要是我初高中的时候看,我估计会天真的希望成为像梅朵一样的人,但是现在的我明白,成为那样的人需要多大的勇气与牺牲,而我,自私而胆怯的,不可能。所以我也没办法再去看第二遍。

我以前看过的书不看第二遍因为记性太好,不需要,也是性子太急,心不静。但是现在,是我,无力改变,并无意义,所以我逃避。我怕黑暗腐蚀我,因为我无力改变黑暗,我怕光明灼烧我,因为我无力贡献光明。我一点点变成最无奈最讨厌的安逸蝼蚁。

唯一没有改变的大概是,我一直又屎又烂瘾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