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沉在我心里一个月的隐秘

有时候对这个世界某些阴暗处很失望
对这个世界的某些人很生气

我至今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当时
辅导员居然对前受害宿舍施压,对我们宿舍隐瞒
让一个有偷窃癖的女生住进我们宿舍
这样的处理真是让我超生气

从昨日开始摊牌处理
今日终于开始解决

希望那个女生回到家能得到专业的治疗
而那个傻逼的辅导员,天知道会不会回应我那解释和道歉的要求,毕竟微信上毫无回复消息
而我在宿舍群说要求辅导员道歉的建议时候,发现全宿舍只有我还那么天真,那么义愤。
而天真的我依然独自去发信息。

也许不是期待别人什么东西
只是单纯还在期待自己保留什么东西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