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全宿舍和两个辅导员一起见面讨论那件事。在和辅导员很激烈的理论后,她终于向我们道歉。

虽然我获得了胜利,但是我的内心依然十分忐忑。

因为我知道胜利不会是永远的,我害怕失败的那天。

也许正义的胜利是永远的,但我害怕那些我承担不起的代价。

我害怕有一天,我只能守着我的心,成为一个倔强的哑巴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