蓼风

伍绮诗的《无声告白》让我感到恐惧。
让我恐惧的并不是外国人对中国人的歧视(这只是作者本身和故事人物的一个背景)。让我感到恐惧的是,每个被压抑,被伤害得无力反抗的人,被那些她们自己才知道的痛苦事物在人生烙下印记的人,被那些印记折磨而生攻击性的人。
这无关乎心理方面的学习与引导,这是在生活中人与人之间发生的,或者说是,人与人的差异之间发生的。
他们在向外攻击的时候,也许自知,也许不自知。汉娜的对家人的偷窃与窥私,莉迪亚对内斯的隐瞒与反叛,内斯对杰克的厌恶与愤怒,詹姆斯和玛丽琳对莉迪亚的期望,玛丽琳母亲对玛丽琳的期望,外界对詹姆斯及其子女的歧视。每个人的负能量都在向外输出,甚至在矛盾升级的时候,无法控制的对他人语言暴力行为暴力。
人们的悲欢确实是不相通的,所以再体谅,也没有办法理解彼此的痛苦,也没有阻止那些悲剧。

我也恐惧着我自己,我害怕我那些无法逃脱的阴影,害怕我内心难以控制的想摧毁东西的暴力欲望(在某些时候)。

最后,每看一本书,我都愈加觉得,写作需要天份,你知道的东西,未必能像别人那样,极好的表达出来,像这本《无声告白》一样。

评论(5)

热度(1)